四川体育彩票走势图

樊玉潔:行遠致公弄潮兒【CUPL正能量第163期】

文/團宣通訊社 焦時悅 杜芬

夜色下的海面里灑滿溶溶的月光,那是在聯合國特別法庭工作期間,樊玉潔和同事們在柬埔寨海邊度過的最后一個周末,歡歌、暢飲……她說那是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刻之一,感覺到從未有過的Young, wild and free,而這樣的心情也許還包含著為美好世界做出一點努力后無法言說的愉悅。

簡介:樊玉潔,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2016級研究生,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國際法促進中心聯合指導“共同未來”項目[1]副秘書長,2016年前往法國加萊難民營做國際志愿者,2017年在黎巴嫩、約旦等多國難民營實地調研考察。曾在聯合國援助審理紅色高棉特別法庭[2]、最高人民法院、國際法促進中心實習。

致公:讓世界漫布玫瑰和陽光

與公共領域志愿活動結緣,要從樊玉潔步入法大之初說起。

自大一起,樊玉潔在準律師協會法律援助中心[3]參與法律援助志愿工作。在這里,她切身感受到了一線法律工作的熱忱與真實,也初察社會弱勢群體的疾苦與法治建設的緊迫。當事人或假或真的哭訴,被告故意或無奈的錯行,第三人有意無意的漠視阻礙或熱心相助……書本中的正義良知在實踐中或被彰顯、或被踐踏,準律師協會成了樊玉潔從象牙塔里窺見世事的天窗。胸懷天下、不忘濟世之志,“法大賦予我更多對于公平正義、社會責任的追求。”

在聯合國審紅色高棉特別法庭的聯合調查法官辦公室,樊玉潔經手了紅色高棉[4]當政時期的大量資料,在她的腦海中逐漸構建起來哀鴻遍野、血流漂杵、民不聊生的畫面讓她感同身受,整理的每一份資料都成了她心中的一根根刺,不停地刺痛她深埋著人權、平等、博愛的心。“我們生長在和平的國度,但總有地方是戰火與硝煙。”經歷過法律援助實務、法大精神洗禮,有著扎實法學基礎理論知識的樊玉潔,渴望做些什么,“讓人們都能看到玫瑰和陽光”。

格物:在自我質疑與反思中認識

2015年暑假,大量敘利亞難民為了偷渡求生而葬身地中海的新聞讓樊玉潔痛心與疑惑。“怎樣的絕望讓他們愿意如此孤注一擲?”而新聞媒體對于這群人的報道卻相差甚大,有些報道充滿悲憫,有些報道卻指責他們為罪犯、是只想吃福利的寄生蟲。難民到底是怎樣的一群人?不愿意輕信別人加工過的信息,一年后,趁著在歐洲參加活動的機會,她跟從一個專業的NGO,以志愿者的身份前往法國加萊難民營。

難民營里這些新聞中的人鮮活而立體:有人熱情開朗,同她交流,揮手感謝;也有人領到被子和飲用水就走,沉默而冷淡,她還聽說難民間的群體性沖突時有發生……滿懷自我困惑與質疑,樊玉潔與其他長期志愿者的積極交流,尋找答案。了解到因為心理創傷和長期的壓抑,看不到希望,心理狀況堪憂;有些因為長期戰亂和貧窮,沒有受過應有的教育。她思考到,即使普通人也會素質不齊,“難民只是一群被打上標簽的普通人。如果一定要說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比起一般普通人,難民往往面臨嚴重生存問題,缺少資源,更需要幫助。

在黎巴嫩Kafifan小鎮上的一個夜晚,樊玉潔跟隨“共同未來”的志愿者走訪了一戶住在山上的敘利亞難民家庭。在沒有窗戶的窗戶外,那戶人家種下一圈花草。在幽香沁鼻的花簇前,樊玉潔腦海里閃過曾在難民營里手持玫瑰演出的女孩;做著詩人夢的女孩寫下的“既然我們都來自塵土,為什么我不能長出玫瑰”;談及自己國家時,敘利亞的大學生們面容參雜欣喜、憂思而眼中常含淚光……

法大精神:讓世界變得好一點

加萊難民營志愿者工作結束不久,樊玉潔加入了“共同未來”,并在一年后成為了項目里唯一的全職員工。這個初成型的組織需要太多的精力來助它成長。策劃執行線上下活動、管理志愿者、做各種項目、同合作機構聯絡……很多事務每天都要經由樊玉潔處理。對待“共同未來”,就像春耕時呵護著一株幼苗,樊玉潔小心翼翼顧其周詳、思慮萬千、謀其長遠,周末的安排從來都是滿滿當當。

豐富的履歷和出色的能力使樊玉潔在求職就業方面有著一定的優勢,也能支撐她找到一份薪資不錯的安穩工作,稍加努力,便能過上她曾向往的“衣食無憂又小資愜意”的生活。“年輕的時候拼一點,看看自己能走多遠吧”這是樊玉潔為什么不選擇常規工作生活的原因。“讓世界變得好一點兒”——在這條衡量自己生活價值標準的指引下,樊玉潔選擇了“共同未來”項目。國內非政府組織機構基礎薄弱、資金來源少、延續性不高、組織不完善、發展規劃不專業……樊玉潔深知自己的選擇不會是坦途。

“對公平的追求是我當初選擇學習法律的原因。不管是法律援助,戰爭罪,還是難民問題,回望過去,其實后面的行動都是當初初心的延伸。今后不管是以何種方式,我會堅持關注公共領域,盡一己之力。”樊玉潔真誠地笑著,她享受著作為新時代公共領域弄潮兒的狀態,選擇遠方,只管風雨兼程,愛無反顧、歷久彌堅。

[1]“共同未來”是國內第一家獲得公募資格,并致力于幫扶生活在敘利亞周邊國家的難民兒童及青少年的國際志愿服務項目。項目成立于2016年9月,在國際法促進中心以及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的指導下開展工作。

[2]特別法庭,是指專為審判特別重大案件設立的審判機構。帶有臨時性質,特定審判任務完成后,即行撤銷。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是聯合國與柬埔寨王國政府在2003年6月簽署協議決定成立的特別法庭。主要是對被指在1970年代后期在柬埔寨犯下了種族滅絕罪、戰爭罪及危害人類罪等罪行的前紅色高棉高級領導人進行審判。

[3]中國政法大學準律師協會由佟麗華律師創辦于1994年6月,是一個具有法學特色的實踐性綜合社團,曾榮獲“全國優秀社團”的稱號。法律援助中心隸屬準律師協會,成立于1995年,是準律師協會的核心部門之一。部內常規工作主要是值班、回信和案件代理,項目工作主要是普法、假期法援隊、農民工項目和對外交流合作,除此之外還有程序法、各部門法知識以及實務技巧的內部培訓會。

[4]紅色高棉是柬埔寨左派勢力。1975年至1979年間成為柬埔寨的執政黨。在其三年零八個月的管治期間,曾發生針對本國同胞的大屠殺,包括訴諸暴力、有組織地消滅一部分人口,估計有40萬至300萬人死于饑荒、勞役、疾病或迫害等非正常原因,被稱為20世紀最為血腥暴力的人為大災難之一。1997年,柬埔寨成立審判紅色高棉委員會,2003年柬政府與聯合國達成協議成立審判紅色高棉的特別法庭。

四川体育彩票走势图